一键登录

多彩石阡:非遗传承的现在进行时

2017/05/31作者:葛春培 摄影:杨波 魏玉 来源:贵州日报

  5月28日,由贵州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教育厅、省民宗委、省旅委、多彩贵州文化产业集团等单位主办,多彩贵州文化创意产业博览会公司、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石阡县人民政府承办的“2017多彩贵州文化艺术节·非遗周末聚”活动首秀——“石阡非遗周末聚”,在多彩贵州文化创意园举行,各地的非遗爱好者齐聚一堂,领略“温泉之城·长寿石阡”的独特魅力。

  此次“石阡非遗周末聚”,石阡县不仅精选了节目,组织了400多人的庞大演出队伍,还将具有“石阡三件宝”美誉的世界级非遗项目“石阡说春”和两项国家级非遗项目石阡仡佬毛龙、石阡木偶戏带到现场,仡佬嘣嘣鼓、仡佬敬酒歌、石阡茶灯等9个省级非遗项目也在现场一一呈现。为期两天的活动中,非遗项目展演走进贵阳龙洞堡机场、贵阳学院等地,举办非遗周末课堂,现场教观众学唱说春春词及印刷春贴,学做木偶戏不同角色基本动作,学唱仡佬情歌,学冲泡苔茶技艺技巧,让观众近距离感受石阡非遗文化的魅力。

  活态传承在生活中实践非物质

  民族中学师生完成木偶戏展演

  非物质文化遗产普遍濒临着失传的窘境,即使是随便做一场声势浩大的表演,付给传承人相应的报酬,待一切沉寂过后,他们依然面对着生存的窘境。木偶戏国家级传承人饶世光在2013年就曾经说过:不能解决生计问题,传承就是一个大问题。

  而这一次的“石阡非遗周末聚”让人眼前一亮的,不是表演多么精彩,文化多么丰富,这些元素,稍微了解石阡的人,都是知道的。

  让人惊喜的是,现场几乎所有的非遗项目都是老师傅带着徒弟来的,甚至有的项目是徒弟带着更小的徒弟来的。

  可以看到许许多多年轻的面孔,三十几岁,二十几岁,甚至是十几岁的中学生,与老一辈的非遗传承人,在同一个空间,展演同一个非遗项目。关于传承、发展与未来,从他们的身上或许能窥见一些宝贵的经验。

  “石阡说春”传承人封万明也在现场。他就坐在“说春”的展台后面,展台上放着“说春”的道具春牛、春贴,有人来询问,他就解答,偶尔接受不同媒体的记者采访。

  负责演出的,是他的徒弟们,全是年轻人。随着“非遗进课堂”,石阡县花桥中学专门开了一个“说春”兴趣班,封万明在田间地头干农活之余,开始走进课堂教授孩子们学唱“说春”春词。到目前为止,带出了大概150名学生。“他们学得很快,一个月不到就能学完半年的春词”封万明说。

  这些学生中,有极少的一部分,没有继续读书的,就开始尝试专门学习“说春”技艺,在不断的磨练中,极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新一代的“春官”,继续为各村各寨“说春”。

  石阡县民族中学同样也充分发挥学校的优势,做出很多尝试。曾经实施“濒临失传的技艺进校园”行动,请来石阡木偶戏班的三位老艺人向全校师生传授木偶技艺,并整理大量木偶剧目。

  这次周末聚的木偶戏展演部分,全部由民族中学师生完成。除石阡木偶戏省级传承人刘超之外,还有两位带队老师,其余十几位演出人员都是在校学生。

  刘超辞掉工作,拜国家级木偶戏传承人付正华为师,专心学艺两年。从2006年开始拜师学艺,直到现在,十一年间,刘超蜕变成省级传承人。目前,他在民族中学任教。

  我们在现场遇到刘超时,他坐在展厅外的台阶上抽烟,与他谈话,他也不怎么理睬。直到说到木偶的类别,怎么样操控时,他才像突然激活的电脑,运转起来。

  “木偶戏最重要的就是让木偶‘活起来’,”刘超说:“木脑壳它是没有表情的,我就在揣摩,怎么样通过唱词、念白和肢体语言让它看起来是活的。”他说的恰恰就是木偶戏的精髓所在。

  对这项文化遗产的传承问题,他表现出了担忧,“这些学生也只是会一些木偶的基本动作,唱、念还有伴奏他们都不会,”据他说,这次来的其他两个老师,一个即将退休,另一个是个女生,体力有些跟不上。

  他们准备在石阡成立一个工作室,但工作室需要运营成本,看来要开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相比之下,像石阡仡佬蹦蹦鼓、薅草锣鼓、仡佬毛龙、狮子灯、石阡茶灯等非遗项目,已经构建了一套成熟的表演体系,在各大重要活动现场,都或多或少能够看到它们的身影,愿意学习的人也就越来越多。

  从这些非遗传承人的身上,能够看到许多的可能,也许生计问题暂时还没办法完全解决。但有人选择学习,便可以在心中植下一点念想,也许他可以传承,也许他的下一代可以传承,未来总是充满期盼。

  生活实践在传统里回归

  如果每一项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是一个行走于岁月长河的老者,在他缓慢的路过每一个时代时,都会被披上不同时代的外衣,但他的肉体是不会改变的。发展到现在语境下的传统非遗项目,与传承人继承的非遗形态,都值得一看。

  “石阡说春”在2016年底作为“二十四节气——中国人通过观察太阳周年运动而形成的时间知识体系及其实践”的拓展名录,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是一个非常“年轻”的世界级非遗项目。

  这让“石阡说春”一下子激起了千层浪花,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一起,知晓的不知晓的都要来一探究竟。

  “说春”活跃在每年的立春前后,说春人叫做春官,春官会头戴乌纱帽,身穿蟒袍,脚蹬粉底靴,一手捧春牛。木雕小牛,牛角一边挂红布一边挂麻绳,牛头顶香座,内插三炷香。一手执长棍,身背干粮和印制春贴,上书二十四节气。便可走村串寨去“说春”,有劝农及时行耕的作用,同时也有为主人家消灾去瘟的功效。

  石阡仡佬毛龙节已成品牌民俗活动

  而更早以前,春官出门“说春”之前,有非常隆重的仪式,县内最高官员也要参与进来,带头犁田,打马游街,全城大排宴席。等仪式结束,春官分发通关文牒,规定好各自“说春”范围,才出门“说春”。

  周末聚现场再见封万明,他嘻嘻笑着说:“今天我是来玩的,表演都交给我的徒弟。”此时的说春已被重新编排,变成了一个文艺节目,不需要传统的仪式过程,也不需要根据具体情况改变唱词,只需要穿上春官的一身行头说唱春词即可。

  同样的,石阡木偶戏也搬上了舞台,石阡县民族中学的三个老师带着十几个学生,为观众表演了木偶戏的唱念打技艺,时长只有几分钟,没有戏台,而传统的一出戏,要演一个小时左右。

  石阡县文化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道,去年周末聚专门请了两个国家级传承人来,今年不行了,老人家演几分钟戏就要歇很久,经不起这样的舟车劳顿。

  传统的石阡木偶戏,俗称“木脑壳戏”,是流传于石阡县各民族中的一种传统傀儡戏曲剧种,七到九个人成一个戏班,一个长方形戏台,锣、鼓、唢呐、胡琴等简单乐器伴奏,艺人执不同的人偶进行表演,操偶的动作与唱腔以及伴奏要配合默契,让观众看出人偶情绪的变化,才叫演得神!

  这个木偶戏的演出要包括立牌位、请神、演出、送神四个程序,传统社区语境下的木偶戏,不单单具备娱乐性质,还承担消瘟、除虫、祈愿的功用。别人请去演,根据情况演不同的剧目。据传承人饶世光口述,每一次都能帮主人家解决麻烦,三五年后,主人家还要还愿的。

  新中国成立以后,来来去去恢复了几次戏班子,最后都因为各种原因垮了,而现在,本应的需求者已经不再需要。

  要传下来,就要有需求,石阡仡佬毛龙准确的抓住了这一点。盛大的石阡仡佬毛龙节已经打响了品牌,每年的正月十一,石阡县都会举办毛龙节,可容下两万人的体育场座无虚席,台下龙身翻滚,在释放的黄烟中出没,甚是壮观。

  仡佬毛龙是石阡县独有、国内唯一的较大型龙灯品种,是仡佬族“竹王崇拜”与中国“龙文化”融合、衍生形成的文化形式,主要流传于汤山、国荣、中坝、甘溪、坪山、白沙和聚凤等地。

  毛龙其编扎十分的讲究,先以粗而长的竹蔑数片扎紧为龙脊,再用剪成鞭炮状的有色纸缠在约1.2米长蔑条上,两端扎在龙脊上,形成连接圈,数圈紧连成为龙身,看上去全身皆毛,所以称为毛龙。龙体内系许多彩色灯球,用以装饰和照明,显得更加壮观。

  出门打工的人会在正月间回家,编制毛龙去参加毛龙节,小孩子也会在旁边舞动小型“狗龙”、“狮龙”,这是一次全家都参与的聚会。“大人要等到正月十五才会出门打工,因为还要化(烧)龙,所以小朋友们是最高兴的。”石阡县委宣传部长杨玲介绍说。

   融合发展在实践中振兴

  贵州乃至整个中国,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以及运用处于不断的摸索之中,从中央到地方做出了一系列的决策推动非遗文化的保护、传承与发展,一直在寻找最好的方式和途径。

  “非遗周末聚”活动旨在通过更加接近市民,喜闻乐见的方式,构建保护、传承、发展和利用非遗文化的新形式,在宣传贵州各市县非遗文化的同时,助推多彩贵州风景眼的打造。

  探寻石阡非遗文化多元传承

  近年来,石阡县以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推动多民族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文化助推脱贫”的意见精神为主线,以“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为方针,实施践行“百姓参与文化、全社会建设文化、人人享受文化”的理念,不断健全机制,突出重点,强化措施,整体推进,收集、整理、保护了一批石阡县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成功申报了世界非遗“石阡说春”和两项国家级非遗石阡仡佬毛龙、石阡木偶戏以及敬雀节、悄悄年、石阡茶灯等9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筹建石阡县非物质文化遗产博物馆,将石阡当地的非遗文化进行了系统梳理;举行大型活动毛龙节,联合了一大批毛龙制作传承人和普通民众;举办“百名春官说春”活动,普及说春知识,加入“二十四节气”保护联盟,加强“石阡说春”传承脉络和保护途径,全方位挖掘其文化价值内涵。

  除此之外,非遗进校园活动是石阡县推出的向青少年普及和传承非遗文化的方式之一,目前在石阡县花桥中学开设春官说春课程,在石阡县民族中学开设了石阡木偶戏课程,都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从这次“石阡非遗周末聚”就可以感受到年轻一代加入后的无限活力。

  石阡县曾两次筹建木偶戏剧团,邀请付家班出山表演,每次出演都让人惊叹不已,但最后都因为历史原因解散。到目前为止坚持下来的只有花桥镇花桥村大塘的付氏木偶戏和坪山乡的饶家班木偶戏。

  石阡县一直在想办法,一度掀起了一股抢救民族民间文化的热潮。县里还成立了专门机构,积极争取国家支持与保护。

  当时经过县里各方位的考量,决定把这一任务交给有民族文化特色教育的县民族中学,把木偶戏老艺人付正华、付正贵、付正文请来,学校选调一批专业相近的教师来学习,老师学会了,再教学生,这在当时普遍认为是最合适的传承模式。

  然而木偶戏具有的独特文化价值和传承方式,需要的学习周期非常的长,难度也非常的大,不是几个月或是半年就可以学成的,因为各个方面的原因,导致最后没有坚持下来。

  刘超是个特例,辞职专心学习,之后在民族中学任教,两面都能兼顾,也并没有太多的生计负担,加之本身对木偶戏的有一种喜爱之情,传习也就相对变得顺利一些。

  而封万明曾经教授过的150多名学生中,有一小部分开始尝试走职业春官这条路,是非常值得欣喜的,非遗文化后继有人,就有传下去的希望。

  石阡县的非遗文化资源留存非常丰富,值得一看的东西非常的多,县相关部门对非遗文化的投入很大,做出了石阡的特色,也充分展现的石阡的魅力。

  此次“石阡非遗周末聚”活动对石阡做了极好的宣传,让更多的人认识石阡,了解石阡,说不准今天种下的因,将来就能结出灿烂的果。(来源:贵州日报  作者:葛春培 摄影:杨波 魏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