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登录

苗画传承人兰开军:苗岭深处走出来的农民画画家

2018/04/23作者:袁鹏 文/图 来源:黔南日报

  文/图 袁鹏

  在平坡苗画里,没有经过学院训练的线条歪歪扭扭,却正好透出稚拙的艺术感染力,几乎不用调和的色彩增添了画面的鲜艳度,富有强烈的装饰感,线条和色块之间的碰撞与驳离正好契合了中国画的金石味,游离于画面的服饰图案是作品的灵魂,也是独特的画面语言,平坡苗寨的妇女知道,会绣花、会蜡染、就会画苗画。她们画快乐的芦笙舞,画热闹的杀鱼节,画神秘的七姑娘,画身边的景物和故事……

  龙里县洗马镇平坡村苗画传承人兰开军出生在龙里县平坡苗寨,从小跟母亲学画苗画,高中毕业后跟贵州著名画家何苦学画国画工笔人物,1995年后回乡参与创办平坡苗族绘画艺术之乡,带领父老乡亲传承平坡苗画。

  “龙里平坡农民画以其大胆夸张的构图、丰富艳丽的色彩远近闻名,在中国农民画中独树一帜。”在去年采访黔南州文化产业协会会长罗安宇时他如是说。

  而作为龙里平坡农民画传承人的兰开军,从年少贫穷到如今中年小有所成,他用自己的几十年人生经历见证了龙里平坡农民画曲折的发展历程。

  回忆起往事,兰开军告诉记者道:高中毕业后,由于家庭贫困他选择下海打工,但是始终没有忘记母亲交给他的苗画技艺。一个偶然机会,他听到了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职业学校工艺美术班面向社会艺术爱好者招生。兰开军兴高采烈的和伙伴们一起回到了平坡苗寨,打消了再次下海打工的念头,积极准备去参加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考进职业技术学院。

  在求学路上,美术老师不遗余力的教给兰开军绘画理论知识和实践技能,他们一起写生,一起创作,一起参加展览,一起分享作品获奖后的快乐!

  “饿了,随便啃几个馒头,困了,就睡在老师家里或单位的沙发上。”兰开军说,好几次老师出差了,因为没有生活费常常会饿到老师回来,有时一饿就是两三天,好几次因为饥饿而虚脱,倒在写生的路上。曾几次想回家里拿点生活费,每次遇到的都是高利贷债主常来家里拉牲畜或粮食抵债的场景,也就打消了要生活费的念头。但不管承受怎样的艰难困苦,母亲都积极鼓励他坚定信念,努力学好老师教的技艺,将来把苗家的苗画发扬光大。

  在那山花烂漫的季节,兰开军学有所成后回到了平坡,组织广大乡亲参与苗画创作。为了调动苗画作者的积极性,让更多的人参与到苗画创作队伍中来,母亲帮着他挨家挨户去动员苗族妇女参加苗画的创作队伍,好不容易组织了上百人,大家聚集在院子里,一边唱着山歌一边画着心爱的苗画。妹妹还东筹西借的向亲朋好友借来一些钱,帮助他在县城开设了平坡苗画画廊,专门展示和销售平坡画师们的苗画作品,很多画师通过绘画挣到了生产之余的额外收入,更加坚定了作画的信心,许多作品陆续在国内外获奖。

  可是好景不长,苗画创作虽然是传承和发扬苗族服饰图案文化,但大众接受和需求度不高,不能实现直接的经济价值。随着农村打工潮的兴起,很多人逐渐的流失,特别是年轻人纷纷放掉画笔,加入到去外省打工挣钱的队伍中,平坡苗画的创作再度沉寂了下来。不少画师的家庭开始产生对苗画创作的抵触情绪,认为苗画创作耽搁生产时间,变成经济价值的周期较长,有时画好了还不一定卖成钱,没有打工挣钱快。于是,画师经常和家里人吵架,平坡苗族妇女们为了画一幅画不知和家里吵了多少次。

  “村子里逐渐流言四起,说我和母亲靠卖画师的画挣了不少钱,在县城买了好房子。”好事者不断的怂恿画师们对他们产生误解,传言兰开军私吞了画师们的卖画钱,一些人还暗地里来到县城调查兰开军是否买了新房子。最终结果是他至今在县城还到处租房子住,居无定所,为了传承和发展平坡苗画舍去很多挣钱的机会而负债。由于某些画师的画作太粗糙,卖不出去,兰开军还经常拿出自己的钱来发给她们,鼓励他们认真的画画。不少机构展览活动退稿时间太长,导致画师们怨言四起,不少矛盾集中在兰开军身上。

  “身正不怕影子斜。”兰开军表示,画师们有一些情绪是可以理解的,但令他更为担忧的是农村打工潮对民族文化传承和发展的冲击,这才是平坡苗画发展瓶颈的根本原因。只有找到一条能使民族文化和市场接轨的路,才能重新唤回大家的创作热情,民族文化传承的接力棒才得以更好的交接下去。

  兰开军回忆道:“母亲曾意味深长地说:‘儿子,平坡苗画到了这种状况,不管别人怎么误解你,母亲永远相信你是对的,但越是艰难的时刻,越要挺得住!要肩负起平坡苗画发展的重任,再出去走走吧!多看看别的地方是怎么做的,总结出好的经验,再回来带领乡亲们画画挣钱,让平坡苗画长期的传承下去。’”

  看着年近古稀的母亲,岁月在她刚毅的脸庞已刻上了深深的皱纹,两鬓的白发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着人世的沧桑。又是在那山花烂漫的季节,兰开军毅然离开了家乡,踏上了寻求民族文化传承和发展的道路。接下来随着政策的支持与政府的投入,平坡苗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兰开军也成为了贵州省高级工艺师,平坡苗画传承人。

  为了平坡苗画更好的传承和发展,平坡苗画曾在当地的平坡小学、巴江中学、龙里中等职业学校开展了民族文化进校园活动,聘请当地画师上课,兰开军多次走进课堂,向学生传授平坡苗画技艺。2016年,还成立了贵州龙里清沃民族文化有限公司。原本在县文化馆工作的兰开军被借调到公司上班,专门研发平坡苗画产品。公司贴近大众生活的发展方向,研发出了一系列有平坡苗画元素的衍生产品,收到了良好的市场效应。(黔南日报 袁鹏 文/图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