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登录

村医杨永平:从赤脚医生到家庭医生

2019/01/07作者:见习记者 龙媛 通讯员 李述根 来源:毕节日报

  从赤脚医生到家庭医生

  访大方县达溪镇冷底村村医杨永平

  杨永平是大方县达溪镇冷底村的一名村医,先后被评为大方县“十佳乡村医生”“群众贴心村医”。36年来,他背着药箱走遍了冷底村的每一寸土地,磨破的鞋子不计其数,深受村民爱戴。

  最让杨永平高兴的不是他获得的荣誉,而是改革开放40年来,大方县医疗卫生事业的可喜变化:从最初的体温计、血压计、听诊器到如今的智能化设备,从在家行医到在宽敞明亮的村卫生室坐诊,从赤脚医生到家庭医生……

  时间、环境在变,但医者仁心不变。杨永平的幸福感、获得感也越来越高。

  给乡亲们看病耽误不得

  “以前我做过很多工作,木工、泥水工等,但没想到最后会成为一名赤脚医生。”杨永平说。

  当时,看到村里有人生病但找不到医生,杨永平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起了学医的念头。同时,他深知若是选择学医,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严谨的医学,不允许有丝毫差错。

  跟当时毕节一位有名的医生学了几年后,杨永平在毕节卫校拿到了毕业证。1982年,20岁的杨永平走上行医这条道路。

  杨永平说:“以前条件很差,没有专门的卫生室,只能在家里行医。设施很不完善,只有体温计、血压计和听诊器,输液架还是我自己做的木架。”

  为了熟练掌握打针技术,杨永平经常拿自己的手臂练习,无论白天黑夜,一有时间就苦读医书,还如愿拿到了《赤脚医生证》。随着医疗改革的推进,赤脚医生逐渐不被认可。进入21世纪后,杨永平通过努力,取得了《乡村医生证》;现在,他正准备参加《全科医生证》考试。

  “去年,我考过一次乡村全科医生资格证考试,只可惜当时时间到了都还有几十道题没做,没考过。今年我还要继续考,活到老,学到老。想做的事就尽力去做,争取做到最好。”杨永平说。

  冷底村卫生室里只有杨永平一人,有时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但他却说:“我辛苦点没事,给乡亲们看病耽误不得。”

  村民唐德贵说:“杨医生心好,下大雪也会上门看病,开的药也便宜,我们都把他当亲人。无论小病大病,他都尽心诊治。”

  我会坚持到最后

  “村民赚钱不容易,要让大家少花钱、看好病。所有人都健康,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杨永平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平时为村民们看病,能吃药解决的坚决不打针、不输液。

  前些年,农工党在冷底村捐资修建了村卫生室,内置的医疗设施应有尽有。杨永平也终于搬进了新卫生室。

  杨永平认为,作为一名村医,责任重大,他说:“村民生病了,最先想到的是我,最早能帮上忙的也是我,村里每个人的身体状况我都一清二楚,很多慢性病患者都需要长期关注,上门回访。”

  2016年,冷底村开始推行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杨永平也成为一名家庭医生。一年365天,在村医的岗位上,他没有放过一天假。

  每天早晨7点半出门,背起药箱上门给村民测血糖、量血压、送药,忙到10点半左右,又回到卫生室,继续给村民问诊看病。

  村里有一个村民患了肾结石,脚肿得无法走动,且血压长期降不下去。杨永平每天去给他打针消肿,帮他稳定病情。有一天夜里,这名患者突然大出血,其家属一个电话杨永平就赶了过去。患者的家人逢人便说:“如果没有杨医生,家里的主心骨可能早都不在了。”

  令杨永平欣慰的是,随着药品零差价、医保等制度的实施和完善,村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质优、价廉的医疗卫生服务。

  杨永平说:“以前有很多人没钱看病,看不起病。随着医改的推进,保障制度的不断完善,农村人到新农合定点医院能‘刷卡看病’,即看即报,看病负担轻了很多。”

  杨永平的家人不想看他这么辛苦,想让他停下来休息。但杨永平和乡亲们相处久了,有了感情。他总说,为了乡亲们的健康,就应该坚持到最后。(毕节日报 见习记者 龙媛 通讯员 李述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