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登录

“四印苗”服饰:“穿在身上的史书”

2019/02/12作者:文/图 特约记者 杨浩 陈亚林来源:黔西南日报

  “四印苗”小女孩穿针引钱

“四印苗”非遗项目州级传承人杨兴琴

“四印苗”服饰

“四印苗”手工制品

“四印苗”原生态纺线、织布演示现场

  晴隆县“四印苗”服饰,古风习习,是祖先留在她们衣服上的远古符号,被不少前来采风寻古的专家学者称为“穿在身上的史书”。现已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记者对“四印苗”服饰产生深刻印象,还得追溯到2016年2月10日说起,这一天正值大年初三。晴隆县中营镇新红村九格洞下的兔场坪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来自四里八乡的上万名各族群众,在这里参加一年一度的四印苗“跳花节”。

  “跳花节”上,身着盛装的苗族女同胞,跳起了闻名遐迩的原生态舞蹈——格尼角抓旮。舞姿古朴轻快,独具一格的“四印苗”服饰美丽庄重,引得现场观众称赞不已。

  苗族少女卜宁音告诉记者:“正月初三跳花节是我们“四印苗”族流传下来的一种节日,我们每一年初三都会穿着盛装来这里跳舞,都是为了纪念祖先,我们很开心。”

  苗族女孩卜秀抢着说:“希望来自各方的朋友,大家来了解我们的民族服装,还有我们的传统服饰文化。”

  据了解,“四印苗”是苗族的一个分支,因其独特的“四印”图案而得名。据苗族史歌讲述:古时有一个叫“占思莽占思妹”的女王,在与外族作战的过程中,因战败,为躲避追杀,将随身的帝王印玺图案绣在自己的衣襟下,以图东山再起,但最终还是被杀害了,为纪念女王,她的臣民们,就将女王留下的衣裙图案绣在女性的衣服上,以此不忘女王。并在裙子上画有迁徙经过的路线图案,这组图案共有99组,分别代表路、河、桥、滩、湾,表示迁徙路途的艰辛。“四印”图案主要分布在上衣的前胸、背部和手臂部、帽子顶部,帽子边缘四周用线串有珠坠,宛如帝王冠冕。服饰制作有以下几个过程:种麻、采麻、撕麻、齐麻、纺线、煮线、晾晒、织布、蜡染、刺绣、裁剪到缝制成衣。服饰以“四印”图案、宽领和有如帝王的冠冕为主要特征,布料主要采用天然植物“火麻”和“苎麻”经过手工工艺加工而成,配以色彩斑斓的十字绣图案以及蓝靛染成的长裙,加上长裙上代表苗族迁徙历史的、固有的特殊图形,色彩对比强烈,形成独特的苗族服饰文化。

  该服饰流传于北盘江流域的晴隆、六枝等苗族聚居村寨,这一苗族分支,其自称为“四印苗”,其中晴隆县仅有中营镇新红村有分布,总人口约600人,新红村距县城约90公里。

  现今居住于北盘江流域的苗族——“四印苗”支系,为远古蚩尤部落后裔。据当地苗族村民讲述,其祖先1000多年前自江西省迁来,因历史原因,大都居住于深山里,加之“四印苗”这一苗族分支人口极少,因此外界对其知之甚少。

  今年52岁的苗族妇女杨兴琴是晴隆“四印苗”服饰唯一的州级传承人,小学文化,现居住于中营镇新红村格田组。

  在杨兴琴的童年时代,当时物资非常匮乏,由于苗族服饰的布料大都采用棉麻制成,村里人穿的衣服几乎都要靠每家的家庭妇女生产制作,因此,从7岁开始,她跟随母亲学习种麻、撕麻、齐麻和纺麻。在母亲和村子里其他妇女的影响下,特别是在母亲的教育指导下,她8岁时学画蜡画,9岁时开始向母亲学习绣花,12岁时学习织布,15岁时学习用蜡画裙子上的图案,并学习用蓝靛染布,在此期间,她还向同村的其他妇女请教。在她结婚前,她已经完整地掌握了四印苗服饰制作的各种技艺了。

  农闲时,杨兴琴把大部分时间用来制作四印苗服饰,每年都要制作几套。由于苗族服饰制作过程复杂且十分耗时,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因此,她除要求自己的女儿、儿媳要学做“四印苗”服饰外,还积极向村里的女孩子传授服饰的制作技艺。她经常向年轻人说,“四印苗”服饰是我们老辈人留下来的宝贵财富,要把它好好地传承下去。至今,经她传授的有杨辉、杨梅、王剑芳、王剑辉、王剑莎等20多人熟练掌握了“四印苗”服饰的制作技艺,民族传统工艺后继有人。

  “四印苗”服饰是当地苗族人民在长期生产生活和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步形成的,整套服装工序极为繁杂,特定内涵的四印图案和99组图形,承载着一个民族的抗争史,承载着一个民族的审美观,它是苗族妇女智慧的集中体现,实用性和艺术性在服饰上得到了完美统一,形成独具风格的服饰文化,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民俗学、民族学价值和艺术学价值,对增进民族自信心和推进民族文化传承,助力当地旅游业发展有着积极的作用。(黔西南日报 文/图 特约记者 杨浩 陈亚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