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登录

弱肉强食 优胜劣汰 遵义楼市遭遇新一轮大洗牌

2019/08/05作者:秦超来源:遵义晚报

  从破产重整到转型失败,从寻求合作到项目易主,近年来遵义楼市发生的这些变故引发市场关注。二十年前,随着老城的改造,遵义房地产开发正式驶入快车道,一大批房开商崭露头角,各式住宅小区和商业地产纷纷融入人们的生活。快速发展的遵义房地产市场,唱尽“大浪淘沙”,留住风流人物,荡尽虾兵蟹将,原来曾经的辉煌可能到今天就尘埃落定,原来热闹的项目今天可能就纳入其他人的囊中。

  破产重整:避免烂尾延续项目的再次繁华

  今年7月22日,华玮地产破产重整案件普通债权三组债权人会议举行,意味着华玮地产公司进入破产重整道路。可能很多人并不知道华玮地产公司,但是说到大连路的某城市综合体大家并不陌生。

  这个综合体正是由遵义市华玮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楼盘,共40万方的城市地标综合体,也是遵义市首批城市综合体重点项目。综合体规划有一站式购物中心、情景式立体商业街、饕餮美食街、时代公馆、甲级写字楼、五星级酒店六大丰富物业形态。为业主,乃至周边的居民提供了集吃、穿、住、用、行为一体的现代化高质生活。而近3000席停车位,也满足了越来越多的停车需求,真正做到人性化的服务,可满足生活及购物等多重需要。

  虽然开发公司因为某些原因面临破产重整,但已经开街的综合体却表现出异常的繁荣,影院、超市、商场、餐饮、电玩一应俱全,形成了大连路上一个集吃喝玩乐游一体的商业综合体。

  跨界发展:从一个领域到另一个领域的尝试

  面对竞争日趋严厉的房地产市场,不少房开公司纷纷选择转型。然而,做惯了开发房子的事,进入其他领域,同样会面临诸多困难之事。遵义润丰房地产开发公司跨界开发和经营海龙温泉就是其中一例。

  润丰房地产公司曾在中华路广电大厦旁边开发了一处商住楼,之后倾全力在保健院旁打造格兰阳光。格兰阳光曾定义为英格兰风情小区,富有异域格调的小区外立面,品种稀奇的小区树种,都曾是遵义地产界的一个代表。当业界还在静待润丰房开公司的下一个项目时,2004年润丰房开公司突然转型,跨界做起了旅游业,注册成立遵义润丰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投资1.87亿元人民币打造海龙温泉,海龙温泉占地面积为200余亩,按国家AAAA景区标准历经三年精心建造,集温泉沐浴、休闲保健、生态、温泉养生、休闲度假、商务会议、特色餐饮、康体娱乐、红色旅游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多功能、复合型的原生态温泉度假休闲景区。

  然而,最近的新闻是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润丰旅游公司的破产清算案,也就是说,润丰旅游公司因经营不善,负债严重,正式申请破产。

  寻求合作:强强联合搅动楼市风生水起

  成立于2010年9月的遵义天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一举在南部打造天奇·港湾国际和天蕴·南加州,两盘同时面市、同台销售,在当时还算是有实力的象征。特别是天蕴·南加州,售房部门口一大片熏衣草,曾经迷到了不少前来看房的市民,再加了户型设计富有异域风情,收获了不少购房者的芳心。

  当人们还在希冀天蕴·南加州后期房子再上一层楼、能再彰显实力开发公司品质的时候,重庆隆鑫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的来遵,让遵义地产为之一惊,惊的是隆鑫地产不是以全新拿地开发产品为主,而是与天奇房开公司合作继续开发隆鑫·港湾国际和天蕴·南加州的同时,又开发打造了隆鑫·橄榄郡。

  此外,遵义华星汇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新蒲新区与渝欧集团打造渝欧教育城,黔贵地产在开发了黔贵城之后与中铁建合作开发西派府。

  偃旗息鼓:等候时机终会英雄归来

  遵义市龙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于2000年11月成立?,2001年开发同盛华庭项目,2003年开发山水家园项目,两项目均创新遵义住宅建设理念,领跑遵义房地产市场价格,从而成为遵义房地产行业发展的两个重要标志,由此奠定龙华房开公司在遵义房地产行业的领先地位。龙华房开公司的另一个标志性产品——老城新街,是遵义城市综合体的雏形,这个以衣、食、住、游、娱、购为一体的高端商业地产,成为遵义商业地产的一个里程碑,更是引领了遵义房地产开发商由住宅开发商向商业地产开发商转型。

  之后,龙华房开公司在人民路打造幸福里之后,似乎从业界消失一样,没有新项目开发的消息。

  同样,天安、瑞安、天利、城乡、中山等曾经在遵义名噪一时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如今都偃旗息鼓,没有新项目开发的消息,也没有转型其他行业的动作,似乎都在等待更好的时机。

  痛定思痛:遵义房地产开发商如何生存?

  外来地产商的到来,确实咄咄逼人。商者,趋利避害,唯利是图。大鳄们来遵义肯定不是单纯为建设遵义而来。近些年来,一二线城市的土地虽然需求量依然很大,但普遍已然渐渐趋于饱和,即使偶尔有土地进行拍卖,也往往是天价,且随着房地产政策调控力度的逐渐增大,一线城市房价的涨幅有限。不但如此,一二线城市的房价,早已在地产商们的竞相追捧下,涨到了一个近最高点,加之市场的二次操作,一二线城市房价的泡沫成分着实不小,现在入市,显然风险压力较大。而三四线城市则不同,一方面,由于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三四线城市的发展可以说是方兴未艾;另一方面来说,三四线城市的房价还没有被哄抬至最高点,不少地方的房价还处于好几年前的水平,升值空间很大,并且,三四线城市有着大面积的土地还有待开发和改造,即使存在竞争,也远远没有一二线城市来得激烈。于是大鳄们来了,大部分人看涨大鳄进驻后的遵义楼市,这是肯定的,但也只限于对于价格的增长,至于市场的热度并不乐观。消费潜力与供应量的关系决定了楼市的大走势。而大鳄们带来的都是大手笔——大盘、高端社区、强大的造城能力。

  遵义的本土开发商,他们或大或小,或风风火火或默默耕耘,每个企业都遵循着自己的生存之道,鲜有波澜。仅有一两家外来巨头入驻遵义之时,其全新的开发理念与先进的项目操控手段让本地中小开发商受益匪浅,在不断学习模仿中与一线开发商的差距渐渐缩小,资金实力也逐渐壮大。然而,伴随着一大批外地“大佬”的涌入,并凭借强大的资金实力四处拿地将遵义变成一个“大工地”,让遵义开发商步入无尽的竞争之中。

  还没有来得及变得足够强大的本地开发商无奈地发现,以资本说话的地产界,他们根本无法与外来巨头抗衡,原本开阔的生存空间变得越来越小。于是,他们的命运就演变为陆续出局,或破产,或转型,或把项目易主,或转战他乡。(遵义晚报 地产周刊记者 秦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