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登录

何吉坐:最后的猴鼓舞王

2017/05/18作者:蒙莎莎来源:黔南日报

  古寨懂蒙,四面青翠、村中鸡犬相闻,男猎女织,远隔尘世,构成一幅世外画卷。这里有一个特殊的瑶族支系,称为白裤瑶,这个3万人左右的族群,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誉为“人类文明的活化石”。随着现代文明的冲击,古老文化正在急剧流失,白裤瑶也没能幸免。

  “瑶族猴鼓舞”瑶语称“玖格朗”,流行于瑶山白裤瑶人中的一种舞蹈。“猴鼓舞”在丧葬祭祀的场合中表演,构成了它特定的舞蹈形式。白裤瑶十分崇拜祖先,故而其葬礼也分外讲究,它大致要经洗尸入棺、砍牛致哀、跳《玖格朗》、喝酒抬棺、浅坑置棺、长席就餐和过三朝等几个程序,跳“猴鼓舞”就是其中最重要的活动之一。2008年6月7日,瑶族猴鼓舞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舞时,众人围成一大圈,皮鼓立于圈中,另一侧悬吊着数面乃至十几面铜鼓。每面铜鼓两名乐手,一人击鼓,一人在鼓后手持饭甑一般的“共鸣箱”,戽水一样在铜鼓背后一进一出,以使铜鼓声更加深沉、厚重和悦耳。全舞风格古朴粗犷、热烈激越,又不乏矫健敏捷跳跃奔狂的场面,充分体现瑶族人民奔放粗狂的原始民族性格。

  而正是这个世代流传下来的舞蹈,正面临着失传的危机。

  何吉坐,是荔波一带老一辈人中跳猴鼓舞的代表人物,被当地人称为“猴鼓舞王”。老人自己一个人生活,老伴很早就去世了,儿女们也在省城打工,这些年老人其实处了一个对象,却在30里外的另一个村子,并没有住在一起。日常生活里,留在村中的侄儿何昌华会时常来照看一下老人。

  老人有个对象许美琴,两人村子虽然离得不远,但对于上了岁数的人来说走这一段也是很难的,况且都是山路。山中有些与世隔绝,物品是很匮乏的,其实两人本想着一起生活,毕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却怕各自儿女反对,迟迟没有实现。许美琴喜欢看何吉坐跳猴鼓舞,也知道老人的收徒心愿有多强烈,却总是事与愿违。

  何吉坐老人曾经也有个关门弟子,他也是这个村寨里的农民,平时爱好猴鼓舞,和何吉坐学习了整整十年,却怎料到因为肝癌去世,这件事情对何吉坐老人的打击很大,老人76岁了,时日无多,再找不到传承人,自己一辈子的技艺就要断了根。老人的侄子知道老人心中最深的痛是猴鼓舞后继无人,开始帮助何老寻找猴鼓舞继承人。

  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瑶山古寨是荔波有名的风景区,也是荔波猴鼓舞表演仅存的地方,虽然在里边挑选一个关门弟子不成,但可以让他去教景区表演队的孩子们跳猴鼓舞,这次虽不是以前那种拜师学艺的形式,但也是一种猴鼓舞的传承方式。

  人这一辈子并不长,守候一件事情就已足够,何吉坐选择了猴鼓舞!“最后的猴鼓舞王”对技艺传承的使命,是他始终不变的夙愿。“门徒”终究是没有收到,但他选择了一种更为开放的方式让“猴鼓舞”得以传承,这也让他倍感欣慰,最后才展露了久违的笑容。从何吉坐的故事中深切感受到了一位非遗守望者对自我民族文化那份深入灵魂的热爱。(来源:黔南日报 作者:蒙莎莎)